费加洛的猫w

简介请打开看看谢谢!

你是上元灯桥初见时的惊鸿一瞥

是个小号

叫费猫也可以叫Figaro

欢迎催更我这个懒虫!
欢迎私信我这个沙雕!
我绝对比你想的还要好撩好说话!

『巍澜衍生』九号房间(七)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
九号房间是一个游戏梗,不知道的劳驾百度谢谢!再问弃坑!以及我知道有太太写过巍澜的这个梗,但是劳驾诸位自己去私信O不OK?我喜欢看评论但是等我打开发现都是在求别人的文我也很困扰的好不好?
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对不起……

私设如山+严重OOC预警
含暴力血腥色情情节描写预警,慎入!

『Room No.9』

【请领取第二天的任务】

【A.罗浮生强制停止杨修贤高潮五分钟】

【B.杨修贤在罗浮生的右手臂上抽取300ml的血】

“强制……停止?”杨修贤下意识地重念了一遍选项,罗浮生看着他没说话,杨修贤却自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抖了抖,抬起眼皮看了罗浮生一眼:“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是。”

杨修贤愣了愣,脸上飞快闪过一丝红晕,嘴巴上却恶狠狠骂到:“妈的,这他妈的都是些破选项!”罗浮生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杨修贤没有穿鞋就踩在地上的脚。

杨修贤也不是只会抱怨的人,他抱着手靠在门框上,眼里朦朦胧胧光影不清,半晌,他才闷闷地说:“今天是你选还是我选?”

“你选。”罗浮生甚至没有一丝犹豫,他两手放在裤兜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昨天说过了,你选。”

“……”

“罗浮生,你不要以为我舍不得抽你的血。”杨修贤眯起眼睛看罗浮生,他把声音放低了,显得有些危险的意味:“都是道上的人,放点血而已,你不可能怕也不可能对你有多大影响。”

“所以我无所谓,全看你。”

罗浮生坦坦荡荡的模样算是击溃杨修贤对他的第一层怀疑了,杨修贤在心里斟酌了一下才慢慢地说:“五分钟……”

“去拿针筒吧。”罗浮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杨修贤的话头,他后退几步,让出一条路给杨修贤:“不萎都要病的。”

“你知道啊?”

“以前看过这种酷刑。”罗浮生见杨修贤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边转身一边回答杨修贤的话:“杨修贤,你是不是以为……你以为我舍得你这样吗?”

“我舍不得。”

罗浮生用尖牙撕开半截绷带,在赵修的左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个活结,血色渗透了几层白色绷带,终于还是被止住了。

“你敢拿你自己的命替我的命,”罗浮生稍稍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瞪着赵修:“万一你死了,以后谁来做我保镖?”

“大少爷,”赵修用右手撕开一张创可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罗浮生左脸的一小条伤口上,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仿佛刚刚被罗浮生包扎的时候疼得倒吸冷气的人不是他似的:“我虽然战斗力不强,好歹也是你的贴身保镖吧?有不长眼的敢来惹你,有人要伤你,我难不成还能离开不成?”

“我自己可以搞定!”

罗浮生从小学习拳术,论打架十个赵修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可是……”赵修揉了揉大少爷柔软的头发。他尚且十六岁,和十四岁的罗浮生同为少年,少年人要熟络起来不过几句话就好。他把额头贴在罗浮生的额头上,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我家大少爷才十四岁呀,我舍不得……舍不得小美人受伤,舍不得小美人天天不是打架就是见血呀……”

罗浮生觉得他的心跳得飞快。

“我舍不得呀……”

杨修贤的话像是轻轻柔柔的白色羽毛,落在他晦暗的心里,原本蜷缩成一团保护住自己的人伸手接住了那片羽毛,才发现那不是羽毛,而是一只白色的飞鸟。那只白鸟舔舐他的伤口,用羽翼带他慢慢在一片黑暗中行走,然后带着他看到了第一束璀璨的光。

在杨修贤离开的日子里,罗浮生告诉自己:他的白鸟因为他不够强大落入了深渊,他要救它。

因为他爱上那只落到他心里的白鸟。

所以现在他吧杨修贤对他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再告诉他:“我舍不得。”

杨修贤试了一下针管,是完好的。他把胶质皮筋绑在罗浮生的上臂,一手握针,针连接着印着刻度的空血袋。罗浮生看了一眼那针筒就兴致缺缺地移开了视线。

杨修贤按住罗浮生的手臂,在把针刺入血管的前一刻,他低着头没看罗浮生,闷闷地说:“痛就告诉我。”

“没事,”罗浮生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听起来不咸不淡:“你在。”

杨修贤眨了一下眼,突然就笑了,他缓缓把针头刺入罗浮生的皮肤,暗红色的血迅速被倒吸入血袋,杨修贤不是第一次抽别人的血,但还是左手微微颤了颤,很快,另一双微凉的手覆了上来,接着就是罗浮生略带安慰的声音:“抖什么?”

“怕你痛呢。”杨修贤飞快抽出自己的手,犯浑般胡扯了句什么。罗浮生看着自己手下突然空落落一片,有些失落又有些无所谓地移开了视线。

300mL的血抽得很快,罗浮生还在看着杨修贤慢慢沿着鼻梁滑下的一滴汗,杨修贤已经掐着300mL的边儿抽出了针头,并迅速用棉棒把渗出的血珠抹掉然后按住伤口。

“少爷,值吗?”

“叫我名字。”罗浮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杨修贤抬起眼皮看他的唇色,果然是有些发白。

“罗浮生,值吗?”

“什么值不值得?”

“我说,”杨修贤拎起那袋血,看着血液被挤压得忽上忽下,像是他今天忽上忽下的心情:“为了一个背叛过你的人,值得吗?”

罗浮生把棉棒扔掉,起身走几步站在杨修贤身后,他们之间不过咫尺,连彼此身上的味道都能微微闻到。

罗浮生说:“你错了。”

“我今天不是为了一个背叛者而被抽血。”

“我是为了我喜欢的人而自愿献血。”

“你背不背叛我不重要,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你既然敢再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就肯定你绝对没有背叛我。”

“那我为什么,要那么小鸡肚肠地去责备你呢。”

杨修贤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几秒后他抓着血袋走出了房间,可是他的步伐有些凌乱,等到他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到房门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脚步,他还是没说话,罗浮生也不催他,就这样低着眼睛看他的背影。

“罗浮生,你赢了。”

杨修贤没头没脑的抛下一句话就加快步子走了,剩下罗浮生站在原地轻轻笑着。

属于他的飞鸟,终于愿意他来救它了。

————TBC————

稍微甜一下可以伐?
生哥追妻路不远也不近,急不得。

评论(36)

热度(218)